一、澎湖怎麼了?

長期以來,澎湖這個台灣的偏遠離島地區,一直被定位為一個海島型的觀光勝地。《外婆的澎湖灣》歌詞裡唱著:「陽光、沙灘、仙人掌,還有一位老船長...」,配合著輕快又優美的旋律,讓聽唱者莫不產生想要立即前往遊覽的衝動。被自助旅遊者奉為聖經的《寂寞星球》「Lonely Planet」雜誌,也推薦澎湖為2011年全球十大最佳世外桃源島嶼。2012 年底聯合國「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」也來加持,將澎湖列入其收錄名單之一。凡此種種的描述,讓人對澎湖這個島嶼的意象,產生如一人間仙境般的幻影,而心嚮往之。然而,實際的情況真是如此?

近期雜誌有報導,澎湖內海因受嚴重污染,海底已累積大量污泥,海底世界一片死寂;報紙也披露,不肖觀光業者大興土木要蓋渡假村,不但整地砍樹,還把圍籬圍到沙灘上。很明顯地,澎湖因過度開發下,自然環境已遭受嚴重破壞。若再了解一下縣府的財政狀況,發現縣府每年大約近90 億的支出,但稅收卻不到20 億#1,可以說是全國財務狀況最差的縣市之一。顯然大量的遊客並沒有帶給澎湖實質的助益,但卻對環境造成極大的傷害。另一方面,小小的澎湖群島竟然也出現嚴重的城鄉差距,馬公市是澎湖島上的另一個世界,走出馬公市進入郊區之後,所有的情況完全改觀。鄉下的社區只剩下老人與小孩,隨處可見老舊和坍塌的老屋,除了觀光景點外,社區裡一片沉寂;離島的小學因招不到學生,也關閉了2;許多過去繁榮的部隊據點因部隊撤走,商店都關門了;社區裡出現了很多新面孔,新移民到了舊社區,新的文化沒有出現,舊傳統卻出現斷層。凡此種種正意謂著澎湖的社區正在老化、凋敝,及功能弱化中。每當中秋過後,東北季風吹起,遊客不再進入澎湖時,這種蕭條的景象就擴散到整個澎湖地區。過去,大家從外面看澎湖,看到的都是光鮮亮麗;但瞭解實情的人才能體會,澎湖其實已經生病了,而且病情相當嚴重。她的自然環境體質被破壞了,海洋被污染了,漁業在衰亡中,人口在老化,年輕人口急遽下降,社區功能在弱化,並逐步在凋敝中。澎湖是應該有所改變了,但又該如何改變呢?

二、澎湖的未來何去何從?

2009 年9 月26 日,澎湖進行了一場地方性的公民投票。這次投票的目的,主要為了決定澎湖縣是否開放博弈賭博事業。開票的結果,同意者的票數只有43.56%,未達50%的門檻,而未獲通過。這場公民投票的活動,雖為地方層級,但因博奕議題敏感,而引起全國的矚目。在地方上,則因關乎澎湖未來總體的發展,因此正反雙方陣營都相當重視此一投票的結果,於是激烈辯論、相互攻擊,甚至黑函流傳等事件,在投票前夕頻頻發生。由此可見,當時之公民投票活動的確戰況激烈,並達全地方沸騰的地步。
這場公民投票的意義,無論其結果為何,主要在於澎湖人對於自己的未來發展,透過一段時間公開的討論及思考之後,投下了選擇澎湖未來應如何發展的一票。投票的結果固然重要,但從民眾自主、參與、自決的角度來看,整個公民投票過程的意義更是重大。事實上,不管在這場公民投票之前或之後,澎湖人從來沒有過這麼認真地思考自己地方應該如何發展的問題。過去這個議題的決定模式,就是透過定期的選舉方式,把它交給被選出來的政府去決定。然而,綜觀過去地方政府對於縣政規劃及推動,幾乎全國各縣市的作法大都採取同樣的模式,亦即政府由上而下的主導,強調成長、繁榮的發展規劃,但卻缺乏長期、整體及永續的經營理念,導致縣政大都淪為短期、表面、取寵,甚至因政黨輪替,出現政策反覆、片段不連貫等浪費國家及社會資源的情況。澎湖相較於其他縣市的體質,顯然更為脆弱,因此也更需要尋求一條可以長期永續發展的道路,而非再陷舊有成長的窠臼與迷思中。

三、問題的核心在民眾思維的改變

>或許,過去大家都習慣於社會的發展,就是要不斷的追求經濟的成長、物質條件的改善,甚至更多的社會福利設施。在這種氛圍下,為政者當然投其所好,以追求建設、成長,及施予更多福利待遇為其政策目標。此時,要為政者自我反省,走一條不一樣的施政路線,是絕對不可能的事。除非是受到廣大民眾的要求之下,為政者才有可能因勢利導,配合提出不同以往的永續發展政策來。也就是說,我們希望社會變遷、政策調整,其途徑並非直接要求政府做改變,而是要民眾應該要先有所改變,然後才影響政府做出改變。這樣的改革方式看似間接、費時,但卻是最根本又實質的作法,同時也符合前述所提之民眾自主、參與、自決的民主理念。本計畫之提出,其著眼點即在此一觀點上。我們並非馬上立即要為地方政府提出一套縣政發展的藍圖,而是希望回到基層社區中,透過與居民共處、共學,偕同校園師生、政府官員及民間團體,一起進入社區中,深耕社區,共謀社區永續經營與發展的模式,進而建構離島社會發展的新典範。

f t g

澎湖科技大學
通訊地址 澎湖縣馬公市六合路300號